用雙腳征服舊金山,突破自我的第一個21公里

IMG_1706-3

多少個慢跑的日子,常問自己我的極限在哪裡?我可以跑多遠?

剛開始工作的時候,常常下班後去師大操場跑兩圈,一圈400,兩圈800。那時候覺得800是一個好大好大好困難的數字,每次聽到跑800,就是一場夢靨,心想八百公尺就是女生的極限的吧! 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有一天也可以去跑一場馬拉松。

我是喜歡運動,享受跳舞,熱愛瑜珈,但是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愛跑步的人。那時候就覺得跑步會變黑變醜,誰想要成為一個又黑,腿又粗的女生呢!所以跑步從來不是我的選項。直到有一個時期自我要求達到臨界點,長年承受睡不著的痛苦,侵蝕自我的生活與價值,我開始選擇跑步這一條路去疏解內心巨大的緊張與壓力。

是的,即使我試著用了許多正面的方法,找不到解決這些問題的答案,我發現我沒有辦法改變這些事情的現實與醜陋。那時候我年紀還輕十幾歲,突如其來的龐大壓力彷如在每個夜晚吞噬我的靈魂,那時候的我根本太小不知道如何反應,倔强的個性讓我不輕易說出口,只能選擇默默承受。五年過去了,某一天我在醫院崩貴,在一群素未謀面的醫生,護士面前整整哭了一小時,為什麼努力這麼多,過了這麼久,還是沒有改變什麼…..?同時,我開始尋求更積極地改變方式 – 跑步,作為自我療癒的另一個過程。就這樣,開啓了我慢跑之路。

“There are clubs you can’t belong to, neighborhoods you can’t live in, schools you can’t get into, but the roads are always open.”——Nike
Nike 經典的廣告詞 — “有些俱樂部你無法加入,有些社區你無法入住,有些學校你無法就讀, 但所有的道路會永遠為你敞開著“

我從來不是為了變美變瘦而跑步的,我是為了自己的堅持而跑。台灣那時候還沒有女生慢跑的風氣,我獨自在下班後跑着,剛開始操場一圈兩圈步履維艱,連一公里也跑不到。但是當我決定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,就會義無反顧去達到要求的目標。沒想到意志力異常堅定之下,順利成功挑戰Nike 2011年Free yourself 5K與Nike 2013 Amazing Getway 10K的路跑,更沒有想到有一天,我可以去參加San Francisco舊金山女子馬拉松,世界上真的沒有不可能的事!

在要去San Francisco之前的兩個星期,工作特別忙碌,心情也特別緊張。參加舊金山女子馬拉松一直是我的夢想,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女子路跑賽事,可以和來自54個國家的30,000名女性一起在太平洋沿岸奔跑。今年,剛剛好逢舊金山Nike女子馬拉松賽十週年,為了慶祝十周年紀念,除了盛大舉行一系列訓練與活動之外,完成比賽的跑者也可以得到為象徵古希臘數字10的紀念款Tiffany優勝者項鍊。2013年10月20號清晨五點,天未亮,San Francisco的街道已經被三萬名女跑着與無數的加油人潮佔據,舊金山又濕又冷,只有六度,冷得直打哆嗦,但是大家熱情爆表,瞬間隨著音樂舞動,暖身,加油打氣。

在出發前一刻,人聲鼓譟的片刻我顯得異常平靜,我開始思考我是為何而跑?Nike女子馬拉松為了白血病與淋巴瘤協會而募款,許多女生為了減肥而慢跑,過去的我為了擺脫憂鬱失眠而跑,然而現在的我呢?這幾年,我從台灣到紐約求學,畢業,並在紐約工作,不花家裡一分一毛在異地求學打拼,克服昂貴的學費生活費與房租,壓力比我剛開始跑步的理由更劇烈。過去,我為了讓自己更堅強而跑; 現在的我,為了中風的父親而跑。父親在2012年三月中風,復原緩慢,挫折感極重,我想要讓他知道,不論在困難的事都可以克服,只要有意志力有勇氣就可以完成,這就是馬拉松的意義。

跑步不是鍛鍊體力,而是意志力的磨鍊。。— 日本知名作家兼跑者村上春樹

起跑了,黑暗之中從Union Square 出發,沿著San Francisco Bay舊金山灣一路到Golden Gate Park,高低起伏劇烈常常有長達1mile的陡坡,簡直是慢跑者的地獄,比起平地,這些大大小小的山坡耗費比平常更多的體力。前13公里自己狀況很好,跑起來都輕鬆,一直在人群中穿梭上坡都不是問題。到了16公里的時候,大腿與小腿肌肉的酸痛,讓我不得不放慢腳步,重新找到平衡點,但是山地起起伏伏,找到跑步的節奏很困難,加上那天舊金山大濃霧,跑去山區的時候溼度升高溫度又再冷一些,氣候惡劣不如預期的晴天,我不斷告訴自己:『 不要忘了你來這裡的目的,不要忘記你跑步的堅持,不要忘記你是為了爸爸而跑。不論多慢多久,你都要跑完。』

最後的五公里絕對是大魔王,它會讓你身陷絕望之中,看不到終點,也無法回頭。唯一高興的是沿路的加油群眾沒少過,好多牌子,口號,好多人在你的身邊大喊:”Great Job Ladies!” “Be proud of yourself” 等等,讓我覺得除了有那麼多女孩陪我跑之外,場外的加油聲也給我很多跑下去的力量。就這樣,在一個大轉彎之後看到了兩百公尺之外的終點線,用盡最後一點僅存的力量,在通過終點的時候雙臂著向天空歡呼,大喊,I made it!我真的做到了!

雖然我還是一個慢跑菜鳥,也只是跑了一個半馬,但是我真的很激動,原來我也可以跑這麼遠,這麼長,原來我可以。

~獻給我的父親~
2013. 10

969526_10151591485697976_748753564_n[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