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年了,敬未來的自己

IMG_3255-2

夏天的日落灑在曼哈頓的島上,把每一棟建築鍍上了金箔光輝,在底下的每一個人,都懷抱著自己的夢,在大蘋果中耕耘屬於自己的理想地。 我是一個在紐約流浪的屏東人,五年前隻身拖著一只皮箱到甘迺迪國際機場, 在完全沒有預算買傢俱的情況下, 只能夠在狹小的宿舍裡蓋著外套瑟縮而睡、 吃著路邊餐車五塊錢的印度雞肉飯(Chicken over rice)、剛來了第一個禮拜在大都會博物館被變態吃豆腐、 或是被路邊假裝是流浪漢的精神病患騙錢...縱使眼神惶恐,但是內心充滿堅定。

人人都是望著月亮思念故鄉的異鄉人

紐約是象徵著文化大熔爐最貼切的城市。路上有穿著非洲傳統服飾的婦女、地鐵上伊斯蘭留學生全身罩袍坐在自己旁邊、猶太人頭頂著小圓帽穿梭在辦公室裡...,這些人都我一樣,努力在這個大城市裡生存。在絢麗的夜晚裡,大家呼吸的是同樣街上溢出的餿水味跟地鐵新鮮的尿騷味,不論年薪多少,Subway will always delay,人人被困在沒有訊號的地底下,幸運的話又剛好沒有冷氣,百分之百的紐約日常生活。

這些從身邊經過的平凡男女,多數大有來頭:某個新創公司的CEO、國際搶著簽約的知名作家,或是百老匯的表演者等等,在簡陋無奇的空間中孕育著無數追夢的人,散發著炙熱的生命強度,使這座城市充滿生氣、閃閃發光的,不是來自光芒萬丈的艷陽,而是市井小民為生命奮鬥的眼神,一股熊不可滅的鬥志。
生存的力量

曾經有一句話:「有選擇的叫生活,沒有選擇的是生存。」

生存是我第一年到紐約的唯一念頭。因為背負了百萬學貸的經濟壓力,我瘋狂工作才能一邊讀書、一邊溫飽自己,我想證明留學並不是只有有錢人才可以做到的事,紐約不高貴、美國不偉大,真正使自己心裡踏實的只有苦幹實幹的努力,和一份不讓家裡擔心的責任感。慶幸我來的是紐約,地鐵四通八達不用花大錢買車、住遠一點也可以找得到比其他州更便宜的房子,卻可以享受到這個城市無比的活力跟無窮的機會,三年後我不但還清了所有債務,還有能力寄錢回老家,盡自己作為兒女的微薄之力。

異地的孤獨

身為一個外來者,無論再怎麼融入西方文化、講的英文再怎麼流利,終究是一個沒有歸屬感的暫時寄物櫃,把行囊託付在這裡,總有一天會離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。忙碌是孤獨的止痛劑,讓你短暫忘卻追求夢想的副作用,努力追求的時候,寂寞會如影隨行,正因為脫離舒適圈,這股短暫的陣痛反而可以忍受,獨立的同時更能珍惜渺小的關心跟遠方的溫暖。

身份的搏鬥

每天都會被驅逐出境的焦慮感,從畢業那天簽證到期開始,就沒有消失過。每一件想要去做的事,都深怕沒有時間可以完成,每天只能努力地往前衝,在公司與公司之間談判、在律師與政府之間周旋,任何一個關卡都閃失不得,人生本來就不是平白無故就可以翱翔在任何一片天,用自己雙手爭取,努力的氣旋可以帶著你往上飛,偶爾亂流來襲撞的東倒西歪,但是只要在對的方向,片體鱗傷也會真心地笑。

比功成名就更重要的事

我第一個國際獎項是德國紅點設計獎,陸陸續續又得到一些國際大獎的肯定,世界各地的國際展覽邀約不斷,更得到新聞媒體的關注,有了一些曝光機會。不過鮮少人知道上課之餘我常常打兩三份工,忙到兩、三點搭地鐵回家是家常便飯,紐約是個不夜城,伴隨著我回家的人除了醉漢之外,還有無家可歸的流浪漢,將就在椅凳上度過一晚。

放下自己的成就,才能帶你去更遠的地方。不論達到了多少里程碑,前方永遠有新的挑戰,等著自己去克服,沈溺於過去可能就是退步的開始,把標籤跟頭銜一條條撕下,珍惜自己所擁有的、幫助曾經跟我一樣困苦的,比得到任何肯定都來的重要。

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幸運的人,沒有優渥的家庭跟天生良好的條件,所以更能體會中下階層的辛苦。當有一天有能力的時候,別忘了去幫助比自己更不幸的人,懂得付出,充滿感恩,回首來時路,拉別人一把就好像幫助當初的自己一樣。

不知不覺,到紐約已經第五個週年。 早上睜開眼睛的時候,好像過去五年都是一場夢, 留學、工作、經濟壓力的重擔跟追求夢想的執著, 經歷過生命的打擊、掙扎、焦慮與徬徨,留下的的果實卻是這麼美好。 沒有這些煎熬,人哪能體會暗黑後的黎明這麼輕盈純淨, 擁抱生命中那些無預警出現的意外, 說不定另一條林蔭大道就近在眼前,你只需勇敢地向前走去。

2016.08.21

2016-05-07 16.45.07 HDR-2